张易安

辣鸡写手

摸鱼。
是条咸鱼了ww。

「all叶」社会我叶哥

☆叶修黑道大佬私设,隐退后职业打荣耀,时间线会有点混乱。
☆其他私设见文,注意避雷。
☆文笔不好,见谅。









「零」

“老大!”一个高大的黄发男生拿着一块板砖,在看到那叼着烟的熟悉身影,飞快地奔了过去。

“都解决了?”听到声音的黑发男孩没有转身,低头深吸一口烟,微微扭头问道。

“嗯,六个人,我还顺来几把枪。”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递给对方。

叶修把烟在墙上捻灭,转过身接过枪,熟练地装上弹匣,用右手随意地拎着。

叶修看着他身上的红色,伸手点了点,可惜地摇摇头。

“新衣服,又弄脏了。行了,沐秋,包子,走吧,去打boss。”

“诶我跟你说,老叶,这次的跟咱年龄差不大,道上的人说他虽然年龄不算大,但是鬼点子却很多,喜欢设陷阱,耍阴招,身上随便一掏就是小针小刀,可得多加防备。”虽然嘴上担心,但是苏沐秋手上确是不老实,伸手搂住叶修的腰,在叶修的眼神下又挪到了肩上,左肩的衣服掉下来,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嗯,咱现在刚得势,小弟多了,敌人也多了,想要除掉咱的不止这一个,虽然——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成为尸体了。”年少轻狂,叶修说着嗤笑一声,伸手抚摸着冰冷的枪把,言语中无不透露出那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仿佛他就是这天下的王。“他那些比较厉害的都被咱一步步解决了,他现在就是一纸老虎,不碍事。不过防范是应该的,现在暗中观察咱的人可多了,小心被放暗刀。”

“知道知道。”

“包子,还有枪吗。”叶修把手上的枪塞进沐秋手里,从包子那又接过一把也给了他。

“不是刚练的双枪,大显身手吧枪神大大。”

“懂我。”苏沐秋假惺惺地装作十分感动地样子,用变魔术似的不知从哪掏出一把似枪似矛的武器。“给,我最近研究的,目前只有枪矛两种形态。”

“……千机伞?厉害啊。”千机伞一开始是苏沐秋研究的一个游戏的武器,没想到能够变成实物。

“暂时不是,还有一些形态没完全,不过现在用着也没啥不行,你先试试手。”

“你哪天也给包子弄个,天天拿着板砖怪寒碜的。”

突然被点名的包子立马露出了单纯的笑容,对叶修说:“不用了老大,我用板砖挺好的!”

叶修看看包荣兴有些傻气的笑容,再看他身上的血液,也是有些感叹。

他这个小跟班,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单纯的不想混黑道,他打人的时候,还喜欢一边嘟嘟一边打,每次都得问别人的星座,还扯着嗓子唱歌,再结合他一个板砖一脑袋的动作,很是可怕了。

叶修拿着千机伞挥了几下,颠了颠,满意地看了眼苏沐秋,拿出一根烟点上,抽出手搂着苏沐秋的肩膀往前走,包荣兴在后面跟着。

叶修张口,因为叼着烟说话含含糊糊。

“走吧,我的战士们。”

三个人没入小巷的黑暗里,渐行渐远,只看见一点星火在明明灭灭。

——TBC——

意外之喜

哈哈哈经历一番波折伶北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开心

记梗。
叶修沐秋黑道老大私设,沐秋是因为叶修被白道一些人算计,为保护叶修受伤,奄奄一息的时候为了让叶修不被伤害让他隐姓埋名,跟沐橙到另一个城市。但是因为叶修势力太大,白道加上黑道一些被叶修打败过的一直想除掉他,几年来一直在寻找他。叶修也开始职业打荣耀,嘉世这点篇幅会小,还有私设就是在兴欣夺冠之前叶修没有露过脸。
还有一些私设文中你们慢慢看,小可爱们注意避雷。
文笔不好,可能写不出想要的那种效果,我瞎写,你们也就凑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更。

兄弟们让我静静。
咳,我还是长话短说,我,QQ密码找回来了!!!!!!!!所以朋友们不用关注那个号了……这事儿闹得

没有失踪。
长话短说。注册这个乐乎号的是旧QQ,密码忘了,手机换了,现在用的是我姥的手机,以前等过旧QQ没删除记录,但是没法天天跟姥姥在一起,所以用现在的QQ注册了一个新号,名字张易安,ID号pisheng258,见谅。
本来想着弃坑,没好意思。但是可能会开新坑,幽闭的坑也随缘填,希望大家谅解。

毕业了。
虽然只是小学但我觉得六年加上童年,小学同学之间的眷恋与不舍不会比不过中学。
六年说没就没了。
我是个特别爱哭的人,几乎别人说我一点不好,我就能把它夸大无数遍,然后自己委屈,但我很少在别人面前哭,实在憋不住就假装打了个哈欠,这招真的屡试不爽。
在五年级的几个夜里,想了想毕业的情景,当时在被窝哭的抽搐,真的毕业,到了考试那天,同学之间却都是愉快得令我诧异。我没像我想象的无数次那样哭出来。
但是在我打下这些字的前几分钟,哭得像个傻比。
这其实没有任何意义,这个平台上,我现实中的朋友少的可怜,细数只有四个,其中三个只是初期关完注就完事儿的。
所以我才这么肆无忌惮地在这瞎逼逼。
我不是个好太太,也没有好的文笔。你们不用说什么你写的很好什么的,我自己心里有B数,我只是有了个好脑洞然后瞎编乱造,OOC成什么样子了。同人,最不该就是太OOC。
有点跑题。
原谅我真的现在不想提文。
我是个烂人。货真价实。我很颜控,即使自己丑的一逼,却在面对同自己一样的人时,也会因为对方的形象而有偏见,我在五年级与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绝交时,说了一句我现在都觉得自己很恶心的话。
“我交人,第一看颜值,第二看人品。”
现在想想真是恶熏熏。当时觉得自己很涩会,现在想想三观真是歪的可怕。
因为接触电脑手机什么的比较早,我基本是在四年级下半学期就已经看过许多某某明星和原创女主的狗血言情小说,到了五年级是因为看来凯源入腐。到目前,我觉得我人虽然还没有弯成蚊香,但是已经对bg不感兴趣,一开始觉得这是个很可怕的事情,结果发现有些腐女还恶心bg(?!!),就安心了许多。
鹅妈妈密密麻麻,我每次跟别人长篇大论就会跑题。见谅。
我觉得现在的人们都挺奇怪的。隔着一个手机屏,现实也许隔着无数山海,但是却能建立很深厚的革命友谊。
我跟现实的朋友没怎么谈过心,而且因为我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乐天派,所以我都觉得自己一本正经地讲些什么东西,也不会有人去听。
所以网络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我知道我打这么多可能都没人会去细看,但是打这么多真的超jr爽啊。
我总是想要去取得被人的关注,让别人了解我,但是我一直认为我把自己的人设操的过火了:男人婆,跟一切关于女性的词语不挂边。
我有点男性化是真的,毕竟荤话十级,脏话不离口(虽然现在已经改了,但是脾气还是很暴躁)。
但是我到了现在慢慢发现,让男性开始觉得你不是女性,这真的太可怕了。
在五年级之前,我是那种绝对不会买裙子的硬汉直男,到了六年级,我nm发现我突然好喜欢裙子……可是颜值体重哪个能满足。我开始发现我真的nm是个糙汉子。
当我终于想起自己tmd是个女的的时候,我身边那群傻子,就会一脸诧异,“你不是男的吗?”我想反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开始意识这到底有多可怕。后悔死了…………早知道不应该看辣么多萝莉小姐姐……搞的我现在想穿Lolita……可是体重又不允许……
还有就是,穿个裙子吧,就nm就跟钢筋直男看见两个gay大街上拥吻似的,用得着这么震惊?想想就来气,老子再怎么说自己是男的,也不能给自己变个龙抬头啊。男生真的是。
ctm感觉题跑的有点严重,我的开头是啥来着,哦对了。
毕业了。
其实没啥可留恋的,分别不代表不会再相聚。
我也不想提我的初恋什么的,虽然好像中学才叫初恋,但是我这小学爱的死去活来的,就暂且让那个傻逼当我的初恋吧。
说真的,要是不能跟他考一个学校,我…………就换个初恋。
ahh,开玩笑,我是那么花心滥情的人嘛(你先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下你那成千上万的爱豆,再来说这句话。)不舍是真的。
从考试到返校前一天,我没有流一滴眼泪,哭的感觉都没有。但是返现,我看见他那一刻,感觉TMD憋不住了。但是好歹我哭也没有任何作用,毕竟我还有我硬汉的人设是吧,呵呵,人家梨花带雨,我哭只能说没眼看。再加上把手机丢在了母上那,心中委屈的不行,看见那傻逼就更想哭了。cnm最后我还是忍住了。这可是个不容易的活,那人就在你眼巴前晃悠,气不气吧。
不提他不提他。
码这么多,突然间就凌晨一点多了。
本以为小升初能轻松点,没想到好报个名都那么费劲。
我对生活真的是一点干劲和上进心都没有,我大多数的努力都是来源于我妈的期望,真的很累了。
看到这的小可爱,是不是已经在暗自肺腑我的文要是有这么多字就好了。
hhh,那就够呛了,除非让我码个一个礼拜一个月什么的,那估计有点戏。
看到这的简直就是真爱啊。
在这也鞠躬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心肝儿们,虽然可能你们看的不是我的文笔,只是觉得对口味,毕竟为了一个梗看一篇幼稚文笔的文我也经常做
不求你们能留下来,只希望你们真心爱过我的文。
幽闭可能还会断更,我现在更新基本随缘,心情好打几个字儿,想不起来的话我即使看了几个小时的all叶也不会想起来码文。(拒绝刀片)
嗯。
没话了,也困了,眼睛有点涩涩的。
想起来好像说修修有个36小时的记录,想起了我上回放假熬夜熬到早上六点然后起床和我姬友玩游戏,然后一天到处溜达也没补觉,晚上十一二点才睡,算算也有39个小时,虽然只是看小说玩手机,但我也是用了老命了,我是不是有了当修修老婆的潜质了呀。(苍蝇搓手.jpg)
好了好了,七点之前可别让我看见有阅读或者点赞的小可爱哦,让我知道你们熬夜我就……一直不更(哼/虽然你们不熬夜我也不更hiahiahia)
真的完了,困了。
感谢看到这的心肝儿们,愿意听我瞎逼逼,我也是第一次做人,无论是LOFTER,社交或是我个人,有什么让你们不喜欢了,一定要提出来,我会改的。
致谢。
爱你们。

「all叶」幽闭恐惧症




『拾柒』

聪明的都反应过来了。没缓过神来的,从叶修的眼神里也能看出许多东西。

叶修垂下眼眸,双手理了理衣领,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用一种近乎陌生的眼神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了。”

打开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暗自懊悔。

虽然得到了正确答案,但是他的方式却是吓到了叶修。

其他人即使还半清醒半迷糊,但看现在这形式也没有照他们预料的发展。

叶修生气了。

在任何人眼里,叶修一直是拉仇恨、脸T、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又很温柔的人,他生气的情况少之又少,连黄少天这算是最早认识叶修的人,也从未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所以当叶修走出会议室,关门声还在回荡的时候,他们还是懵的。

满脑子都是叶修愤怒冷漠的眼神,和毫无情分的话语。

明明……是在关心他啊。




叶修把自己摔到床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脑子乱成了浆糊。

那句话是因为小黑屋里的阴影,喻文州压上来是叶修满脑子都是那个挨在自己嘴唇上令他作呕的触感,他甚至快要喊出声,但最终变成了有力的推搡。

他知道喻文州的想法,但他还是很愤怒,当时像是有个火炉卡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最终蒸发了血液,让他想要流出泪来。

他低下头,想要抑制住心中名为委屈的情绪,把被揉皱的衣领捋直,顺手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他一抬头就看见所有人不解,心疼,迷茫的眼神。

让他烦躁。没经过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

“啊……”叶修低咒两声,翻身面朝墙壁。

天已经亮了,还有几个小时就是集体训练和会议的时间。但叶修现在可无法面对他们。

这么一闹他们应该不会再去找马克麻烦,但是受伤这事儿很难瞒下去。

已经坦白了一大部分了,其实只是看个伤势的问题。就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化把事情给搞砸了。

叶修真想一巴掌扇醒自己,再扇走这该死的幽闭恐惧症。

“叩叩。”

叶修一下子坐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从猫眼看了一眼。

“沐橙。”看到自家妹妹,叶修安心地开了门。他可还没想好怎么见他们。

“内个……叶修哥。”苏沐橙欲言又止。毕竟自己也是在场的一员。

“……怎么了么?”叶修清楚苏沐橙为什么犹豫,这丫头,可是受了不少惊吓了。

“你还好吧?”苏沐橙是脑子一热,连来着的目的都没想直接奔着叶修的房间就过来了。想了几秒,发现不知道问什么,挤出一点勉强的微笑问叶修。

“我还能怎么,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叶修沉默了几秒“你不要担心。”

“他们都是为你好……叶修哥,你也不要总是自己一个人硬撑着,你就算是块铁那也是会锈的,你要试着依靠一下别人。”

叶修望着苏沐橙,思绪却不知飘到了何处。

苏沐橙也没再出声,只是心疼地看着叶修。

“我已经……很久没有再靠过别人了。现在是,以后更是。”

TBC.

二更致歉。
幽闭群。772392408,答案世间瑰宝。

「all叶」幽闭恐惧症



『拾陆』

可能是出于人类本能的恐惧,叶修在看见韩文清那张黢黑黢黑的钱包脸的时候下意识退回了一步,半个身子躲在马克身后。

韩文清的脸更黑了。

叶修虽然套了马克的外套,但是裤子上的灰和磨出的裂痕还是很明显,再加上叶修手上的腥红。

韩文清在看到叶修扶在马克肩上的手上的红丝瞬间怒火中烧,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而被害人却躲在凶手的背后。

“叶修。”韩文清控制住心中的怒火,不想再去伤害叶修,只是威慑性地喊了一句。

而迟来的其他人也一脸迷茫地看着现在当然情况。

叶修也为自己的下意识动作感到有点尴尬,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马克背后出来,手在碰到马克当然时候感觉到对方浑身一抖。

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叶修身上,连从来都会一脸心脏笑的喻文州都市一脸严肃。

叶修被盯得脊背发凉,看着其他人一脸敌意地看着马克。

他叹了口气。

“走吧。”

马克他们虽然已经对自己的生命造成了威胁,但是并没有得逞,而且马克的态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奇怪,但估计以后是不会再来伤害他。他要是说出这几个小时发生当然事,照其他人对他的偏护…他可不想惹上官司。

“回去。”

黄少天、孙翔一些沉不住气的又想出生表示抗议,但被叶修一个眼刀给截住。

韩文清等人瞪了从始至终都是悠闲地看戏的马克,对方只是叼着烟欠儿欠儿地耸了耸肩。

好像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叶修第一个回到了酒店,停也没停就走向电梯上了楼。其他人面面相觑,韩文清黑着脸走到训练室坐在领队的位置上,其他人也沉默地坐在自己的座位,等着叶修。

不出所有人意料。叶修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连袖子都是长到裹住半个手掌。看脸上的红润,估计还洗了把脸。

叶修走到自己的位置,韩文清还是坐在上面,默然地看着叶修的眼睛。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默。

韩文清最后还是妥协了。

叶修的眼睛泛着红,头发上还滴着水,脸颊有一层淡淡的红色,整个人显得无辜又纯良。但叶修眼底的,却是韩文清从未触及的强硬。

“衣服脱了。”

这是必要的。

在小巷,即使灯光很暗,但叶修当然手上还是显出了很浅的伤痕。再加上叶修不同平常的严实打扮和强硬的态度,很明了,他还在想着隐瞒。

“你瞒不了。”

“前辈,我们是为了你,你要是还是这样犟,我们只能采用一些你不会喜欢的形式。我们必须对你负责。”看到叶修明显的不乐意,喻文州只能强硬些,这人太不在意自己。

叶修承认他是动摇了,但是他心里有数,知道了能有什么用,这个病依靠外界是根本治不了的,只会给人再添些麻烦罢了。

“别去找别人麻烦。”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叶修考虑地不是怎么解释,而是让他明白不要去找那个外国佬的麻烦。要不是叶修神智还清醒着,他都怀疑叶修是不是被下了药了。

看着其他人不解的神情,叶修接着说了下去。

“幽闭恐惧症。你们听沐橙说了吧。”迫于无奈,叶修也知道瞒不下去,最好说实话,不然一会儿被扒了衣服可就更瞒不了黑屋里的事儿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听到那人亲口说出,众人心里还是一紧。

“路上被人堵了,进的小黑屋,马克救的我。”

“叶修!”

叶修的瞳孔缩了缩,眼神更倔了,直直地望着韩文清,嘲笑般看着他无济于事的愤怒。

看着那个马克和叶修出来,还是牵着手,看到他们的时候叶修往马克的后背躲了躲。叶修身上着外套也不是他自己的风格。如此看来马克好像并没有伤害叶修。

那叶修身上的伤痕,就是那个把他关进小黑屋的人弄的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低垂的手。心里一揪。

可能是沾了水的缘故,那些伤痕显出可怖的殷红,因为叶修无意识地握拳,有些血丝渗了出来。

伤口参差不齐,边缘还有小的死皮,应该是被摩擦出来的,伤的大都是手背,照这样猜测…

喻文州站起来,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反应,他就已经把叶修压到桌子上,要扒他的衣服。

还没使劲,就感觉叶修有些发抖,下一秒自己就被猛地推开。叶修力气很大,他差点坐到地上。

喻文州抬头,看着叶修,那人眼里是满满的恐惧和戾气。

bingo。

「all叶」「方叶」国家队领队竟当众告白,究竟是人性的淫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迟到的后续。
我真的只是靠幽闭蹭粉的啊。
修修OOC预警















下.

“他,长得好看,白净,而且守身如玉,没谈过恋爱。”

“职业选手,拔尖儿的,技术猥琐。”

“交情挺久的,本来觉得是双向暗恋但是他确实久久没有回声呐。”方锐说这话的时候还委屈的看了眼叶修,没发现对方已经呆愣住,怔怔地听着他的话。

“说细点你们就知道是谁了,”虽然你们本来就是知道“但是他真的太好了,我心里没人比他更重要了,他无与伦比,但是就是有一点不好,就是让我的情敌变得老多老多,真的很苦恼啊!”

“哦,你们也不要做多什么幻想,‘他’是个男孩子……唔……嗯? !”

叶修可以说这是除了离家出走自己做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了方锐。

他,白净算不上,但自以为颜值不低,没谈过恋爱,职业,顶尖,交情虽然没有第一赛季的深,但因为同队也是铁的没边,他也喜欢他,因为怂没敢表白,男孩子。

无一不是指他。

方锐惊讶地手足无措,被叶修揪着领子摁在沙发上举着双手不知道放哪。

叶修一开始为自己鲁莽地动作懊悔,但在两唇相抵的那一刻,他承认他开始狂喜,心脏疯狂地想要跳出胸膛,但是他还是不敢进行下一步,只是浅浅地挨着。

他睁开眼睛,相对而视。

方锐看着叶修的眼睛,那眼底是比往常更加热烈的爱意,在他望过去的时候激起一阵波澜。

方锐双手抓住叶修的肩膀,把人摁在了桌子上,卡片撒了一地。

周围的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但更多的却是几乎冲出胸口的愤怒。

过了大约两三分钟,有些人终是忍不住咳了一声,沉浸的两人这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地,叶修尴尬地推开方锐,方锐则略带怨念意犹未尽地直起身。

叶修挠了挠头,这是他少有的窘迫的时候,想了半天也是没想到该说些什么来挽回这无法收拾的局面,只好抬头笑了一下。

方锐看到叶修这幅模样,又想扑上去吧唧一口,但是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方锐只好咬咬牙强压着内心疯欲望。

眼前这人已经是自己的了。不贪这一会儿。

“前辈,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喻文州手紧攥着,出口的问题也是在嘴边迂回曲折才吐了出来,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

怎么就没注意过。

叶修对方锐。

“嗯…好吧你们可能猜到了,好吧我是gay,喜欢方锐,就是你们看到那样,自己心上人这样表达心意难免有点忍不住。”

方锐越听眼睛越亮一分,身边像是在冒着粉红色的小爱心,飞向在了叶修的身边。

“老叶,我也…!”黄少天刚想脱口而出的“喜欢你”被自家队长的眼刀截住。话语哽在喉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有多愚蠢。

明明,都说的很明白了。

都是徒劳罢了。

现场的气氛凝结至冰点。唯一的几个女生终是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开了口。

“这么沉重干什么,叶修他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你们再不甘心也不能强行拆散吧,你们不是也希望叶修能够幸福吗。”

“就是,本来很欢乐的气氛…”

“…额,祝99?”

“停停停。”开口的是叶修。

他看着身后的方锐,又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其他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怅然若失的样子,叶修有些愧疚。

但也是没办法,他不能把自己仅有的喜欢分个那么多人共享,那样很薄情,他也无法同时爱这么多人。

不能说是方锐和叶修相处的久,当然也有日久生情的成分,也不是方锐来的时间对,只能说是,方锐在某个时间,给了叶修其他人给不了的感觉,然后就爱上了。

叶修很少认真。了解他的都知道。除了荣耀,好像没有什么能激起叶修的重视。但是他又很怕麻烦,比如现状。

他真的很心累,无法解释,也懒得费口舌。

一些话在脑袋里过滤了很久,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把平常懒散的样子收了起来,站的笔直。

他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喜欢我,还有,对不起。”





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方锐和叶修站在十字路口,看着红绿灯变换着。

两个人都有些激动,毕竟多年的喜欢得到答复,自然是欣喜若狂。

叶修还是有些在意其他人,他们虽然惊讶于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明白叶修是认真的,像是愤怒,或是无法接受,大多都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周泽楷在临走,抱了叶修一下,在叶修耳边祝他幸福。

方锐突然觉得这场面有些梦幻。其他人对叶修的爱不亚于自己。

真是对不起了。

“老叶…”方锐看着身旁从出门就一直沉默着抽着烟当然叶修。刚要开口被叶修截住。

“我是认真的,你不用多想。”

叶修的话把方锐心中最后一丝自我怀疑彻底击碎,他的心跳一直疯狂跳动,和叶修独处更甚。看着叶修,他感觉浑身燥热,欣喜若狂。

方锐站到叶修面前,让他正视自己,虽然对方已经主动一次但是还是有些拘束。

方锐的眼睛发着光,眼里只有叶修一个人。叶修有些把持不住。这么久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互相揩油,以为对方毫不知情,这样直白的对视,倒是让叶修有些害羞。

“老…老叶,我想亲你。”

叶修突然凑过来,方锐惊得愣住,但也没动,呆呆看着叶修。

叶修笑了一下,鼻息打在方锐的脸上,两个人的耳根都有些红。

两唇相抵。

两个人对于接吻这项运动都经验不足,本来是示爱的表现却像是在吞噬对方,叶修的嘴被方锐吮吸的红肿,方锐舌尖常常划过叶修的上颚,痒得他有些微微颤抖地笑了起来。

吻得深情且漫长。

两个人分开,灯光下显出一根银丝,叶修小口地喘着气,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嘿,方锐,今晚月色可真美。”

END.

谢谢观看。

772392408。
进群,扩列。答案,世间瑰宝。

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