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易安

辣鸡写手

「all叶」幽闭恐惧症

#病叶系(1)
#文笔很差,脑洞很大
#ooc,bug双飞,有私设,不喜勿喷
#有私设,内含伞修

    『伍』  
          喻文州看着叶修脱下上衣,慢慢解开衬衫的两个扣子,解到第三个往他这撇了一下,就停下,低头脱裤子。
         虽然已经看过好几回了,但是喻文州还是总是得意地想着,毕竟现在只有他有这殊荣。
          “文州,你不用厕所吧,我去洗澡了。”
          你衣服不都是脱了一半了吗。 喻文州无奈地想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叶修拖着两条腿慢吞吞地走向厕所,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进去后关上厕所门,看门上的阴影,好像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才走进去。
         喻文州也把队服脱了下了,换上睡衣。           
         喻文州看着睡衣上的蓝条纹鱼,无言以对。
         喻妈妈在他临走的时候硬塞给他的,虽然他一直不怎么穿,但是前几天酒店给的睡袍脏了,只好勉为其难地把这件睡衣拿出来。
         厕所门打开,叶修走出门,他还穿着队服里的白衬衣,下身只穿着一个齐屌小内裤,拿着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走向睡床。
        眼一瞟,看到了喻文州身上的睡衣。
        喻文州看着叶修愣了一下然后鼓着嘴憋笑。
       “噗……哈哈哈哈哈”叶修实在憋不住,直接放开大笑。“喻文州…哈哈你真的…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哈哈哈……”
        叶修头发还滴着水,身上还有洗澡带来的湿气,脸上红红的,不知是因为洗澡还是笑的,眼睛沾了雾气,叶修坐在床上动作有些大,怎么看都是一种欠..肏的模样。
        叶修看喻文州并没有因为他的笑声做什么回应,一抬头就发现对面的人怔怔地看着自己。
        叶修止住了笑声,但是喉咙里还是有些嗤笑,慢慢地擦着自己的头发。
        他的笑慢慢消失,浅浅地叹了口气。
        他们的心思他不是不知道,他虽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点吸引了他们,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年少不懂事离家出走打游戏的人。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力。他一开始还没注意其他人对自己的态度,但是随着张新杰越来越多的关心,黄少天一次一次的亲昵,方锐对黄少天的对自己一次一次的亲昵的不允许,都告诉了他这个事实。
        他当然不会否认,他也是喜欢他们的。
        但是现在是最重要的时期,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让他们分心,更不想因为情感。他也害怕向他们坦白。
       小时候他还在家里当小少爷的时候,每天他都会跟叶秋去家附近的贵族中学上学,那是他已经初二了,班里的男孩女孩们都开始发育,情窦初开,开始谈恋爱。
       他们班有一对特殊的情路,是一对同性。
       他那时候跟着班里的男生厮混惯了,什么荤话都学会了,对于同性也没有什么厌恶。一开始其中一个跟他坦白,他还去当了助攻,凑合了这俩。
        班里许多人都是祝99。
        可是好景不长。
        那两个人在厕所亲吻的时候被别的班的老师看见了,而后被他们班主任告诉了校长,校长通知了双方家长。
        双方家长态度很恶劣,分别表示绝对不赞同这件事,甚至说对方孩子带坏自家儿子,其中有一个当天就办了转学手续。
        等另一个回来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是蔫的,眼睛没有神采,整个下午的课都没听。
        第二天他就转学了,他坚决着不要走的时候,他妈妈一直说,能教出那种学生的班,其他人也不是什么好种。
        后来这件事半个学校都知道了,几乎人人都在议论,除了叶修班里的同学和一些腐女男,没有一个人在说好话。
        叶修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不能接受同性恋。
        在叶修喜欢上苏沐秋以后他对这个问题更加深刻。
        苏沐秋在他自己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跟他表了白,他当时激动地忘了回答,估计是苏沐秋以为他不会同意,便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下台,说出去买饮料。
        叶修愣了几秒,就跟着跑了出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修自嘲地笑了笑,真是天命。
        反正,无论是在他的生活上,还是他的情感上。
        他这一辈子,只能活在恐惧之中。


#不知所云的更新
#想要开新坑了emm……
#感想各位小可爱的支持(●'◡'●)ノ❤

    

评论(12)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