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易安

辣鸡写手

「all叶」幽闭恐惧症

ζ病叶系(1)
ζ脑洞很大,文笔很差。
ζOOC,bug双飞,不喜慎入。
ζ狗血预警。
ζ一切只为了剧情发展,一切只为了剧情发展,一切只为了剧情发展











『拾肆』

当马克已经回到以前的姿势,叶修还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眼睛里是掩盖不住的震惊。

不是说不是基佬么。

心里无数顶着黄少天头的草泥马奔腾而过,带着滑稽。

叶修把烟夹在手上打量了眼前这人,跟约翰一个类型,壮,带着外国人常见的蓝色深邃的眼睛,鼻子也很挺,嘴型也很耐看,喉结很性感,锁骨……

等等等等…

好像有些不对。

马克懊恼着自己冲动的动作,把叶修的烟点燃赶紧缩了回来,故作镇定,心跳却快的如敲鼓。

他也观察着叶修,因为距离的关系,刚才自己的呼吸打在叶修的脸上,叶修一直从脸红到了耳根,可本人倒是不自知,还用热烈地目光在马克的身上扫视。

马克刚平复的心跳又活跃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某个地方开始变化。

正当他想着下面应该做什么,忽然听到了脚步声,叶修显然也是察觉到了,把视线从马克身上移开,看向门外。

“唐昊!这里还有个屋子!”

孙翔!!

叶修猛地一颤,瞳孔顿时放大,下意识张嘴就要喊,一个音节还没发出来就被马克捂住嘴拖到门板后面,叶修剧烈的挣扎,手上的烟掉在地上,因为长时间没有动作,加上手上有伤,在他看来很是费力的动作就像是小猫挠一下那样轻柔。

马克死死地扣住叶修的嘴,又看了一眼离门口不远的约翰,月光正好打在他脸上。

马克一脚把烟踩灭,另一只脚狠狠踹了约翰一脚,约翰滚了一圈,隐藏在黑暗中。

脚步声越来越近,叶修也越来越慌张,孙翔要是发现不了自己,那接下来等约翰醒了,他可不知道会再发现什么可怕的事情。

“别喊。”马克把叶修圈在怀里,两只腿环住叶修的腿死死扣住,一只手堵着叶修的嘴,另一只手压着叶修蠢蠢欲动地手,因为看到他手上的伤也没怎么使劲。

看着叶修依旧在自己怀里蠕动,马克无可奈何。

“别动,please。”

叶修的动作戛然而止,不仅是因为马克带有请求的语
气,还有……自己身下顶着自己的某个硬物。

叶修脸都绿了。

“见鬼。又没人!”

“叶修是没喝六个核桃吗?大晚上搞什么…这都第三个屋子了…”

“真是让人不省心…走吧!找下一个!”

听到门外的人马上就要走,叶修一下子回过神,在马克怀里乱动,听着脚步越来越远,叶修没办法,张开嘴狠狠咬了马克的手。

马克嘶了一声,手有些松,叶修趁着赶紧把手从马克手下扒出来,把马克捂着自己嘴的手扯开,张嘴又要喊,马克一下子把他推在地上,叶修被摔得啊了一声。

“唐昊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啥?哪有什么声音?”

“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

“说不定是鸟叫,不要疑神疑鬼的…”

“可能吧…”

叶修崩溃地闭上眼睛,瘫在地上,剧烈的呼吸,宛若搁浅的咸鱼。

日哦。今天怕不是要死在这里。

叶修现在没有心情说话,也不想再动,只希望旁边更自己一样趴在地上的约翰不要醒来。

哦,这flag立的好。

约翰动了动,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叶修就看着他慢慢地撑着地,看到叶修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和愤怒,再瞟到了马克,便蹭的一下站起来,惊恐地凑到马克旁边。

「队长…」

「不用解释,废物。」

听到队长的责骂约翰也不敢反驳,瞪了叶修一眼就唯唯诺诺地站在马克旁边。

「现在…?」见马克只是盯着叶修,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约翰试探地问出声。

「这没有你的事了,回酒店吧。」

叶修诧异地看了马克一眼,他以为自己会被这俩人收拾一顿。

马克也看着他。

约翰看着两人的气氛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留恋地看了看躺在地上明显没有反抗能力的叶修,低咒一声就离开了。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TBC.

后续无能。
现在有个想法…
约翰跟修修干了一发(但这个可能会因为写肉无能而略过R18直接事后),然后约翰带着修修回酒店,但这个不好的在于中国队众攻追求修修那么久,修修的第一次却给了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外国佬,写出来良心受损。
希望小可爱们可以在评论帮忙想一下剧情发展呗…好的就用了…没错就是这么随意,当然你们要觉得我上面这想法不错…有点丧心病狂。

评论(59)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