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易安

辣鸡写手

「all叶」「方叶」国家队领队竟当众告白,究竟是人性的淫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迟到的后续。
我真的只是靠幽闭蹭粉的啊。
修修OOC预警















下.

“他,长得好看,白净,而且守身如玉,没谈过恋爱。”

“职业选手,拔尖儿的,技术猥琐。”

“交情挺久的,本来觉得是双向暗恋但是他确实久久没有回声呐。”方锐说这话的时候还委屈的看了眼叶修,没发现对方已经呆愣住,怔怔地听着他的话。

“说细点你们就知道是谁了,”虽然你们本来就是知道“但是他真的太好了,我心里没人比他更重要了,他无与伦比,但是就是有一点不好,就是让我的情敌变得老多老多,真的很苦恼啊!”

“哦,你们也不要做多什么幻想,‘他’是个男孩子……唔……嗯? !”

叶修可以说这是除了离家出走自己做的最疯狂的事情了。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了方锐。

他,白净算不上,但自以为颜值不低,没谈过恋爱,职业,顶尖,交情虽然没有第一赛季的深,但因为同队也是铁的没边,他也喜欢他,因为怂没敢表白,男孩子。

无一不是指他。

方锐惊讶地手足无措,被叶修揪着领子摁在沙发上举着双手不知道放哪。

叶修一开始为自己鲁莽地动作懊悔,但在两唇相抵的那一刻,他承认他开始狂喜,心脏疯狂地想要跳出胸膛,但是他还是不敢进行下一步,只是浅浅地挨着。

他睁开眼睛,相对而视。

方锐看着叶修的眼睛,那眼底是比往常更加热烈的爱意,在他望过去的时候激起一阵波澜。

方锐双手抓住叶修的肩膀,把人摁在了桌子上,卡片撒了一地。

周围的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但更多的却是几乎冲出胸口的愤怒。

过了大约两三分钟,有些人终是忍不住咳了一声,沉浸的两人这才想起自己身处何地,叶修尴尬地推开方锐,方锐则略带怨念意犹未尽地直起身。

叶修挠了挠头,这是他少有的窘迫的时候,想了半天也是没想到该说些什么来挽回这无法收拾的局面,只好抬头笑了一下。

方锐看到叶修这幅模样,又想扑上去吧唧一口,但是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方锐只好咬咬牙强压着内心疯欲望。

眼前这人已经是自己的了。不贪这一会儿。

“前辈,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喻文州手紧攥着,出口的问题也是在嘴边迂回曲折才吐了出来,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

怎么就没注意过。

叶修对方锐。

“嗯…好吧你们可能猜到了,好吧我是gay,喜欢方锐,就是你们看到那样,自己心上人这样表达心意难免有点忍不住。”

方锐越听眼睛越亮一分,身边像是在冒着粉红色的小爱心,飞向在了叶修的身边。

“老叶,我也…!”黄少天刚想脱口而出的“喜欢你”被自家队长的眼刀截住。话语哽在喉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有多愚蠢。

明明,都说的很明白了。

都是徒劳罢了。

现场的气氛凝结至冰点。唯一的几个女生终是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开了口。

“这么沉重干什么,叶修他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你们再不甘心也不能强行拆散吧,你们不是也希望叶修能够幸福吗。”

“就是,本来很欢乐的气氛…”

“…额,祝99?”

“停停停。”开口的是叶修。

他看着身后的方锐,又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其他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怅然若失的样子,叶修有些愧疚。

但也是没办法,他不能把自己仅有的喜欢分个那么多人共享,那样很薄情,他也无法同时爱这么多人。

不能说是方锐和叶修相处的久,当然也有日久生情的成分,也不是方锐来的时间对,只能说是,方锐在某个时间,给了叶修其他人给不了的感觉,然后就爱上了。

叶修很少认真。了解他的都知道。除了荣耀,好像没有什么能激起叶修的重视。但是他又很怕麻烦,比如现状。

他真的很心累,无法解释,也懒得费口舌。

一些话在脑袋里过滤了很久,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把平常懒散的样子收了起来,站的笔直。

他鞠了一躬。

“谢谢你们喜欢我,还有,对不起。”





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方锐和叶修站在十字路口,看着红绿灯变换着。

两个人都有些激动,毕竟多年的喜欢得到答复,自然是欣喜若狂。

叶修还是有些在意其他人,他们虽然惊讶于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明白叶修是认真的,像是愤怒,或是无法接受,大多都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周泽楷在临走,抱了叶修一下,在叶修耳边祝他幸福。

方锐突然觉得这场面有些梦幻。其他人对叶修的爱不亚于自己。

真是对不起了。

“老叶…”方锐看着身旁从出门就一直沉默着抽着烟当然叶修。刚要开口被叶修截住。

“我是认真的,你不用多想。”

叶修的话把方锐心中最后一丝自我怀疑彻底击碎,他的心跳一直疯狂跳动,和叶修独处更甚。看着叶修,他感觉浑身燥热,欣喜若狂。

方锐站到叶修面前,让他正视自己,虽然对方已经主动一次但是还是有些拘束。

方锐的眼睛发着光,眼里只有叶修一个人。叶修有些把持不住。这么久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互相揩油,以为对方毫不知情,这样直白的对视,倒是让叶修有些害羞。

“老…老叶,我想亲你。”

叶修突然凑过来,方锐惊得愣住,但也没动,呆呆看着叶修。

叶修笑了一下,鼻息打在方锐的脸上,两个人的耳根都有些红。

两唇相抵。

两个人对于接吻这项运动都经验不足,本来是示爱的表现却像是在吞噬对方,叶修的嘴被方锐吮吸的红肿,方锐舌尖常常划过叶修的上颚,痒得他有些微微颤抖地笑了起来。

吻得深情且漫长。

两个人分开,灯光下显出一根银丝,叶修小口地喘着气,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嘿,方锐,今晚月色可真美。”

END.

谢谢观看。

772392408。
进群,扩列。答案,世间瑰宝。

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散。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