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易安

辣鸡写手

「all叶」幽闭恐惧症



『拾陆』

可能是出于人类本能的恐惧,叶修在看见韩文清那张黢黑黢黑的钱包脸的时候下意识退回了一步,半个身子躲在马克身后。

韩文清的脸更黑了。

叶修虽然套了马克的外套,但是裤子上的灰和磨出的裂痕还是很明显,再加上叶修手上的腥红。

韩文清在看到叶修扶在马克肩上的手上的红丝瞬间怒火中烧,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而被害人却躲在凶手的背后。

“叶修。”韩文清控制住心中的怒火,不想再去伤害叶修,只是威慑性地喊了一句。

而迟来的其他人也一脸迷茫地看着现在当然情况。

叶修也为自己的下意识动作感到有点尴尬,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马克背后出来,手在碰到马克当然时候感觉到对方浑身一抖。

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叶修身上,连从来都会一脸心脏笑的喻文州都市一脸严肃。

叶修被盯得脊背发凉,看着其他人一脸敌意地看着马克。

他叹了口气。

“走吧。”

马克他们虽然已经对自己的生命造成了威胁,但是并没有得逞,而且马克的态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奇怪,但估计以后是不会再来伤害他。他要是说出这几个小时发生当然事,照其他人对他的偏护…他可不想惹上官司。

“回去。”

黄少天、孙翔一些沉不住气的又想出生表示抗议,但被叶修一个眼刀给截住。

韩文清等人瞪了从始至终都是悠闲地看戏的马克,对方只是叼着烟欠儿欠儿地耸了耸肩。

好像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叶修第一个回到了酒店,停也没停就走向电梯上了楼。其他人面面相觑,韩文清黑着脸走到训练室坐在领队的位置上,其他人也沉默地坐在自己的座位,等着叶修。

不出所有人意料。叶修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连袖子都是长到裹住半个手掌。看脸上的红润,估计还洗了把脸。

叶修走到自己的位置,韩文清还是坐在上面,默然地看着叶修的眼睛。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默。

韩文清最后还是妥协了。

叶修的眼睛泛着红,头发上还滴着水,脸颊有一层淡淡的红色,整个人显得无辜又纯良。但叶修眼底的,却是韩文清从未触及的强硬。

“衣服脱了。”

这是必要的。

在小巷,即使灯光很暗,但叶修当然手上还是显出了很浅的伤痕。再加上叶修不同平常的严实打扮和强硬的态度,很明了,他还在想着隐瞒。

“你瞒不了。”

“前辈,我们是为了你,你要是还是这样犟,我们只能采用一些你不会喜欢的形式。我们必须对你负责。”看到叶修明显的不乐意,喻文州只能强硬些,这人太不在意自己。

叶修承认他是动摇了,但是他心里有数,知道了能有什么用,这个病依靠外界是根本治不了的,只会给人再添些麻烦罢了。

“别去找别人麻烦。”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叶修考虑地不是怎么解释,而是让他明白不要去找那个外国佬的麻烦。要不是叶修神智还清醒着,他都怀疑叶修是不是被下了药了。

看着其他人不解的神情,叶修接着说了下去。

“幽闭恐惧症。你们听沐橙说了吧。”迫于无奈,叶修也知道瞒不下去,最好说实话,不然一会儿被扒了衣服可就更瞒不了黑屋里的事儿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听到那人亲口说出,众人心里还是一紧。

“路上被人堵了,进的小黑屋,马克救的我。”

“叶修!”

叶修的瞳孔缩了缩,眼神更倔了,直直地望着韩文清,嘲笑般看着他无济于事的愤怒。

看着那个马克和叶修出来,还是牵着手,看到他们的时候叶修往马克的后背躲了躲。叶修身上着外套也不是他自己的风格。如此看来马克好像并没有伤害叶修。

那叶修身上的伤痕,就是那个把他关进小黑屋的人弄的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低垂的手。心里一揪。

可能是沾了水的缘故,那些伤痕显出可怖的殷红,因为叶修无意识地握拳,有些血丝渗了出来。

伤口参差不齐,边缘还有小的死皮,应该是被摩擦出来的,伤的大都是手背,照这样猜测…

喻文州站起来,其他人还没有什么反应,他就已经把叶修压到桌子上,要扒他的衣服。

还没使劲,就感觉叶修有些发抖,下一秒自己就被猛地推开。叶修力气很大,他差点坐到地上。

喻文州抬头,看着叶修,那人眼里是满满的恐惧和戾气。

bingo。

评论(17)

热度(330)